大乐透走势图机选|大乐透走势图2500期图
醫保紅利時代已結束?4+7之后,新藥的商業化路徑需走哪條路?
過去的2018年是醫藥產業受到前所未有的政策沖擊的一年。從仿制藥質量與療效一致性評價的逐步落地,到4+7帶量采購政策的出臺和推行,都在宣告國內仿制藥高利潤時代的結束,醫藥企業的估值模式也正在發生重大改變。在行業拐點來臨之際,企業如何選擇,就變得至關重要。 
2019-3-2 7:49:33
0
劉子晨

2019年2月28日,西安市人民政府發布了《西安市落實國家組織藥品集中采購和使用試點工作實施方案》,宣告著既上海、北京、天津、遼寧等地之后,又一地開始正式落實4+7城市藥品帶量采購的政策。

 

從2018年底的4+7城市藥品帶量采購正式開標,到新年之后兩個月內便在全國多地陸續落地,同時還有諸多非試點地區正積極的主動向4+7集采政策靠攏,國內醫藥行業實際上已經在面臨一場翻天覆地的變革。單一貨源加上最低價承諾,從本質上已經改變了過去仿制藥的競爭格局,也使得所有的制藥企業,不管是否直接與此次4+7集采相關,都必須認真思考接下來的發展路徑。

 

與此同時,創新藥的生命周期以及成長路徑無疑也將直接受到影響。對于有新藥上市的企業來說,如何從開始就挑選好一個成長的商業化路徑,可能在很大程度上決定了在未來的市場競爭格局之中,究竟會處于什么樣的位置。

 

2月28日,由東方高圣、東方略主辦,晨哨集團聯合主辦的第二屆生物醫藥BIO50人論壇,就在嘗試回答這樣的一個問題:4+7之后,新藥的商業化路徑究竟需要怎么走。

會議現場

醫保紅利將結束?

 

“在過去的十年,所有在醫藥領域的贏家,一定是在醫保領域的贏家。”在論壇中,東方高圣、東方略創始人陳明鍵如此表示。

 

在陳明鍵看來,在過去十年中,絕大部分藥企的崛起,其背后實際上是中國醫保支付從2009年的1700億迅速增長至2018年的14000億的結果。但在未來,“醫保這個舊瓶子還能不能裝得下創新藥物這瓶新舊”,還需要打一個問號。

 

那么,醫保紅利時代真的結束了嗎?2018年2月28日,國家醫療保障局在官方網站發布了2018年醫療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快報,數據顯示2018全年,我國基本醫療保險基金總收入為21090.11億元,總支出17607.65億元。而截至2018年末,基本醫療保險累計結存為23233.74億元。

 

表面上看,超過兩萬億的醫保基金結存,自然意味著醫保還大有可為,但必須要注意到的一點是,結存與結余之間并不能直接劃等號。所謂結存,指的是實際存有量,從醫保基金的構成來看,很大一部分是暫存在醫保基金賬戶里的錢,并且45%的資金來自于個人賬戶,由繳費的個人專款專用,并無法用于其他任何意圖。并且隨著基金的支出越來越多,醫保基金的增長速度越來越慢,實際上醫保這部分資金能夠充分利用的,恐怕遠沒有想象得多。

 

也正是因此,從醫保的角度出發,許多政策導向也就變得可以理解。首先是藥品的降價。實際上,不管是前后已經進行過數次的國家藥價談判,還是目前正火熱進行的4+7帶量采購,其本質都是將虛高的藥品價格最大程度的予以壓縮,不管是價格高昂的抗癌藥、專利藥,還是已經通過一致性評價的仿制藥。從目前的情況來看,這一趨勢無疑會毫不猶豫的繼續下去。

 

而另一方面,則是越來越嚴格的醫保基金監管。3月1日,海南省醫療保障局還以急件的形式,下發了《關于加強醫保協議管理確保基金安全有關工作的通知》,其中對于違反醫保基金操作辦法的數種行為,給出了幾近于嚴厲的表態。而2018年醫療保障事業發展統計快報也顯示,在過去一年,僅通過打擊欺詐騙取醫療保障基金專項行動所追回的醫保基金,便有10.08億元之多。

 

“我覺得2018年,如果用一句話表達,就是說醫藥行業的快速粗放的野蠻增長時代,已真正結束了。原來我們享受的是醫保的紅利,享受了一個巨大的制度的紅利,但是2018年應該是一個非常大的拐點。”匯添富基金醫藥投資總監周睿如此表示。

 

在其看來,國家醫保局作為總購買方的出現,無疑是拐點的一個顯著標志。

 

創新化商業路徑需落地

 

如果真的沒有了醫保的加持,中國的新藥究竟該如何落地?下一個十年,誰會成為在創新藥領域的真正的贏家?

 

在陳明鍵看來,路只有兩條:一個是技術創新,一個是商業創新。

 

“中國的市場實際上實際一個非標準的市場,因為決定開藥、付錢、用藥的是不同的人,但在這樣一個非標準市場里,有一個藥很特殊,就是宮頸癌的預防疫苗。在沒有醫保報銷的情況下,去年還賣了20億。”陳明鍵在論壇中表示,“這就是新的商業模式的潛力,如果所有人都盯著醫保那一塊,這個企業可能永遠做不大。”

 

阿斯利康中國區戰略合作與業務發展副總裁則在論壇中分享了阿斯利康作為一家傳統的大型跨國制藥公司,是如何通過創新商業路徑,來實現產品的成功落地的。其用于治療兒童支氣管哮喘的老產品霧化藥物普米克令舒,在5年前還是10億元的銷售規模,但如今已增長到年銷售50億元,其背后的增長原因,實際上是在實際的調研過程中,發現了基層醫療機構普遍缺少霧化裝置的現實問題。而阿斯利康正是通過建立霧化中心、向醫療機構捐贈霧化裝置等做法,迅速的擴大了市場。

 

“我們現在說創新藥難賣,其實核心問題不是難賣,而是根本沒有什么創新。”在論壇中,鼎暉基金總裁焦震犀利的指出,實際上,這才是新藥商業化落地過程中面臨的一個重大問題。

 

在焦震看來,新藥研發過程中就要考慮進未來商業化可能遇到的問題。“新藥商業化最大的敵人是時間,搶出時間來就能給你騰出后面的空間來。定目標,找差距,補資源,落實到執行,今日的資本市場帶來了很多紅利,藥企要早布局下一步國際化的路子,把趨勢想在前面”。

E藥臉譜網
分享:
您可能感興趣的文章
最新評論
精彩評論
暫無評論
提交
查詢好友:
注:選擇好友后只會分享給指定好友,不選擇則分享到本站。
大乐透走势图机选 一分赛车官网 福建时时技巧 黑龙江福彩36选7走势图大星 体彩p62开奖结果 246期期好彩免费资料大全 大乐透投注选号 老时时开奖数据 体彩刮刮乐中奖彩票图 浙江11选5前3直遗漏数据 新加坡幸运28官方网址